聚落分类之讨论

林 超

转载自《地理》第六卷第一期,1948年,17-18页

 
聚落地理之研究,为现代地理学最新趋向之一,其贡献与价值,已为各国地理学者所公认,惟因其历史尚短,即在欧美先进各国,亦不过二三十年,故方法及标准,尚未一致。聚落之分类,即属如此。所见不同,分类之标准亦异,适于彼者,未必适于此。吾国地理素称落后,关于聚落之分类,前人既未立成规,俾资参考或遵循,而欧美学者所用工具方法及标准,未必适用于吾国。此作者之所以不揣浅陋,提出此问题以讨论也。

欧美学者习用方法,分聚落为两大类,即乡村聚落与城市聚落。乡村聚落。乡村聚落即农村聚落,其住民皆为农民,依土地为生,与土地关系密切,且占人类居住面积之大部分,故乡村聚落之研究最受学者注意。自一九二五年以后,国际地理学会特设一乡村聚落委员会,专司研究及联络之事,每届大会,皆印有专报[1] 。关于乡村聚落,普通分类皆依其集散之形态,分为二大型,即散开型(Dispersionor Dissemination)与集中型(Agglomeration)。独户(Single farmor Einzelhof)、小村(Hamlet, Hameaux Weiler)属于前者,大村(Village,Dorfe)属于后者。大村与小村之间,颇难划然分开,故亦有以小村归于集中型者[2] 德孟雄(A.Demangeon)则主张小村应归入于散开型,因其聚落与田地往往相合而不分离也[3] 。德氏以聚落与土地关系之密切与否,而判其散开与集中,殊有卓见,胜于以数字为标准者多矣。在散开与集中型之中,复因其形态、土地制度、历史、位置等,再细分为若干种类。

以上分类方法,即以其集合人口之多寡多标准。凡聚落人口发展至某一程度,即成城市。然以人口多寡为标准,困难甚多。最显著者,所定数目之标准,各国不同。乌克兰以五百人以上者为城市,美国以两千五百人,比利时以五千人,埃及以一万一千人,日本以两万四千人,而哲非孙(M.jefferson)则以十万人为为其研究世界城市之标准[4] 。标准既不一致,各地难以比较。且以人口多寡划分城市与乡村,对于大城市与小村,固无问题,然对于大村落与小城市,界限甚难分开。吾国东南沿海各省之大村落,有超出万人以上者,而作者在四川所见之小城市,仅有二千余人(仪陇)。国内其他小县城,恐或更有少于此者。然县城固不因其人口少,而失其城市格局;反之,村落人口虽多,犹不脱村落形态。可见前项分法,殊为勉强。再次,若以人口之多寡为划分城市与乡村之标准,则在此标准以下之非农业聚落,将置于何处?无论所定标准之高低,终必有若干非农业聚落,人口不及此标准。此种情形,尤以吾国为然。设以五百人为城市之标准,则四川之商场、矿区、小工业聚落,仍多不及此数。吾人岂可以其人口不足,而将商场矿区与小工业聚落一律认作农村乎?

既知城市与乡村,不能仅依人口之多寡而划分,吾人当另由其他方法以求之。亚曼(H.W.Ahlman)于其”聚落之地地理研究”一文中,论及德国城市与乡村聚落之不同,有云:”乡村与城市不同之点,在于后者有众多之粮食消费者,并非粮食生产者”[5] 。斯言也,可谓一语道破城市与乡村真正分别之所在。盖城市与乡村,除人口之多寡外,尚有其更基本之差异。差异者何?即前者之生活基础为非农的,而后者为农业的。

农业以外的生活基础,举凡工矿商政治文化等皆属之。欧洲学者或有工业化之聚落代表城市者,如天山斯基(Tian-Shansky)研究俄国聚落,以工业发达之地而人口在千人以上者代表城市[6] 。但此种条件,仍不能谓为恰当,更不适用于吾国。因吾国工业不发达,多数城市,非以工业为基础,而以商业、政治、文化为基础也。

吾人既认为一般学者所谓城市聚落,不能完全代表城市之真正意义,亦不能包括乡村以外之聚落,则惟有二途可循;其一,扩充城市之涵义,使之概括一切农业以外之聚落,不论其性质,亦不限其人口。但一般人一谈及城市二字,即已有一比较其他聚落面积大人口多之观念。且实际上亦不必改变,城市二字仍可保留于某种聚落。故吾人惟有采取第二办法,即于聚落中,放弃城市与乡村之对立分类,而以各种非农业之聚落,依其性质,分为若干类,如工业聚落,矿业聚落,商业聚落,政治聚落,文化聚落,或复合聚落等,然后再依其人口之多寡、及其他特质,分为若干型,一如乡村聚落中之分为各型然。作者相信如此方法,可以包括各种聚落,使其无遗,且可以详细观察叙述说明各种聚落之特性。盖吾人之任务,在考察一切聚落,而不仅选择其较为显著者而已也。

[1] 国际地理学会乡村聚落委员会报告(Reports of the Commission on the Rural Habitat)第一次刊于一九二五年开罗大会,第二次于一九二八年剑桥大会,第三次于一九三一年巴黎大会,第四次于一九三四年华沙大会,第五次于一九三八年荷京大会。第四五次之报告,并印于大会报告下(Comptes Rendus, Warsaw, Vol.3, SectionA, pp.401—543; Comptes Rendus, Amsterdam, Vol.2, SectionA, pp.1—168)。

[2] M. Aurousseau:“The Arrangement of Rural Population,”Geog.Rev., pp.225—240,1920.

[3] A. Demangeon:“ Lag’eographie de L’Habitat Ruard,”Ann.G’eog.pp.1—23;pp.97—114,1927.

[4] M. Jefferson:“ Distribution of the World’s City Folks,”Geog. Rev. pp.446—465,1931.

[5] Hans Wilson Ahlman:“ Thegeographical Study of Setllements,” Geog. Rev. ,pp.93—128,1928.

[6] Benjamin Semenov Tian-Shansky:“ Russia,Territory and Population,”Geog.Rev.,pp.616—640,1928.

Copyright 2011 中国地理学会林超地理博物馆版权所有,网站由中国地理学会环境遥感分会、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维护、 CODATA发展中国家科学数据保护与共享任务组技术支持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80539号-5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08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甲11号 邮编:100101 Email:geomuseum@irsa.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