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物馆政策 | 贡献者展厅 | 展出活动 | 研究报告与简报 | 馆藏统计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更新日期: 2011.10

 

四川盐业地理

林 超 陈泗桥

转载自原载《地理》第五卷,第一、二期合刊,1945年,1-14页


引言

历来经济地理学者,多偏于经济现象本身之研究,而忽略其与地理现象之关系,甚或自局于商品产销之研究,流为狭隘之商业地理而不自觉,甚可惜也。此种态度,使经济地理自囿于实利观念之下,范围日窄,且有渐使经济地理成为经济学附庸之趋势,与政治地理之趋于政略地理(GeoPolitics),其弊正同,如此则与地理学之精神相去日远,对于地理学之发展实为有害。作者以为欲矫此弊,须将经济地理之范围,加以扩充,使其成为各种地理现象与经济现象关系之研究,使其尽量发挥地理学之精神,而非仅限于实用一点。年前超曾著嘉陵江煤业地理一文,对于煤业与其它地理事实,尤其是聚落、人口、交通等项之关系,特加注意。此文亦本前旨,试加以阐发。如地理学同志视为抛砖引玉之工作,进而教之,则幸甚!

作者之所以选择煤业与盐业作此种研究者,实因在所有矿产中,唯此二者为人生最基本而普遍之用品,其影响亦至巨。以川盐而论,每年供食之人口,达数千万,而直接间接赖以为生者,不下数百万人。其运销地域达川、陕、湘、鄂、滇、黔六省,对于交通及聚落,尤有显著之影响。本篇目的,即在将川盐之分布、采制,及其与交通、聚落、人口等之关系,加以探讨。

(一)盐业之沿革与统制

四川盐业历史悠久,考之载籍,秦孝文王时,蜀守李冰,察知地脉,知有咸泉,于广都县(即今成都、华阳、双流等境)穿凿盐井,为川盐之伊始。其后凿井日增,极盛时采盐之地达六十余县,衰落时则仅一二县。

秦代自广都县开采后,继在广汉(即今广汉、中江县境)、南安(即今乐山、峨眉、洪雅、犍为、荣县等县)两县增辟盐井。至汉晋两代大盛,产盐之县十六;其中有今之简阳、三台、梓撞、南部、忠县、云阳、万县、巫溪、涪陵、彭水、富顺等县。现时最盛之富顺盐场,当时仅在邓井关一带有井六七耳。梁、魏、后周及隋数代或为割据或属偏安,盐业衰微。产地仅三四县甚至一县,几回复秦代之原始状态。

及至唐代产盐复增,达六十四县,为历代产盐县份之最多者。当时政治修明,天下安靖,似与盐业增加,不无关系也。宋代产盐之地减至五十二县,当时富顺盐场已北展至自流井,盛甲蜀中。元代因课重法严,川井多废,产县降至十五。明时,盐业复盛,增至廿七县。其时川北盐业渐渐兴起,而富荣盐业反稍衰落。

清初,因张献忠之乱,川民几绝,盐业亦毁。乱平后虽经复业,亦仅富顺、犍为、三台、阆中、彭水、忠县、万县、云阳等县而已。且皆系贫民勉力经营,规模甚小,产量极微,人烟稀疏,销量亦少。及至康熙年间人口渐繁,盐业复兴。此时有犍为、乐山、仁寿、井研、富顺、荣县、威远、内江、资中、资阳、乐至、安岳、遂宁、射洪、三台、中江、绵阳、蓬溪、西充、南充、南部、蓬安、阆中、大足、铜梁、合川、涪陵、彭水、大竹、万县、忠县、开县、云阳、大宁(巫溪属)、城口共三十五县凿井煮盐。其中以射洪盐业最盛,有潼引之称。中叶以后,增至四十一县,为清朝盐业极盛时期。虽不如唐宋之盛,但唐宋县境较小,清朝一县当其两县,故实际上盛于唐宋也。道咸年间,为便于管理盐业,乃分盐区为二十四厂(仍为二十四县)。其他如南充、荣昌、合川、铜梁、涪陵、江安、内江、城口、大竹、万县等地,均以井灶有限,或卤薄难煎,俱先后停废。此为川省盐场成立之始,当时射洪盐业渐衰,而犍为继起,因后者炭煎运输均便也。同光时洪杨事起,长江梗阻,淮盐不能上运,川盐销路乃渐广,由是盐区竞凿新井,大盛一时。尤以富荣两场,加辟井灶,利用火气煎盐,盐产量更驾乎犍为之上。

民国初年仍沿前清之例,继而改厂为场,划为川南川北两大区域,共有二十八场,属三十县。后又加以裁并,自民二十八年盐源县划归西康,三十一年加设筠连场,今存者计廿四场,属廿九县;即富荣(富顺荣县)、犍为、乐山、井仁(井研仁寿)、资中(资中资阳)、大足、简阳、乐至(乐至安岳)、蓬溪、河边(中江遂宁)、绵阳、三台(三台中江)、盐亭(南部盐亭)、射洪(射洪蓬溪)、南阆〔南部阆中)、筠连、彭水、忠县、万县、云阳、开阳、奉节、大宁等盐场,其中仍以富荣盐产最丰。此廿四场分隶于川康、川东、川北三盐务管理局,三局统隶于四川盐务总局。

以上为四川盐业沿革之梗概,察其或盛或衰,俱与当时之军政有密切之关系。

盐业之统制.历代不同,初禁民采煎,由官自煮,售于商贩,分运行销。继因私井日多,始由民自煎,经官收卖,并无厘税。唐代始定课税。宋代以引配盐,即配定引盐由商领运。清初改近场行票,遂有引岸票岸之分,迄今仍为定制。清中改办计口授盐之法,由各州县招商承办与运销。道咸年间乃定产盐之地为厂.行引有定。光绪年间复办官运。民国成立取销官运,破除引岸,而就场征税。后因成效极少,民四年复规引岸,五年改行自由贩运。其后稍有变更。二十四年政税统一,先后于二十五六年间,将富荣键为引盐改为认商在统制下自由贩运。其余云阳大宁、射洪、简阳等场引盐及全区各场票盐,均由散商自由贩运,惟均需按照规定而行。大抵引盐行于离盐场较远之地,本省有十六岸,外省有七岸;票盐行于近场之地,但亦省内省外均销。

川盐之税收自统一后,税率分为十四种,为等差税制。廿七年税收已为三千三百九十七万余元,以后每年因产销加增及生活指数增高,盐价亦增,故盐税征收,亦随之增多。此巨大之税收,对国家之财政,自不无补也。

(二)川盐之采制

四川盐矿蕴藏极丰,种类颇多,盖因三叠纪时,四川与海洋相接,迨海水退后,遗留之海水逐渐蒸发,原含之盐质乃沉积成盐。因沉积时情况之不同,盐质纯者积为盐岩,质淡者成盐泥,盐泥经地下水溶解,则为盐卤即白卤。白卤经硫化物侵入呈黑色,便为黑卤。及至白垩纪时盆地四周地层所含之盐质,经风化作用,随河流之泻注或经地下水之溶解而聚积于中部与红色岩层一并沉积,积结为细小之盐粒,再经地下水重溶解即为黄卤。是以川盐可分为岩盐、白卤、黑卤、黄卤及杂卤五种,皆深埋地下;深者几达千公尺,浅者亦数十公尺。大抵黄卤距地面二百至五百公尺处。岩盐、白卤、黑卤与杂卤约距地面七百至千公尺左右。

(I) 开采:

盐矿如欲采用必须开凿盐井(故有井盐之称),凿井为开采之第一步。

(甲)凿井―四川凿井至今仍用土法,先选定地点,开大井口,填以中穿圆孔之石圈.径 大尺余,累数相接以防岩石崩塌及淡水侵入。然后在地面立木踩架,以系鱼尾及马蹄等锉子,用人力踏动踩架就石圈下锉,一面并用一砂筒入井撮取石块石屑,至穿过淡水层见硬岩后,即用青杠木两片,刳空其中,相合而成长筒,径口与井口同,用麻布、麻绳、桐油、石灰将木筒缝结严密包裹,另用木架起重轮将木筒吊入井内,更换小锉,依木筒之口径继续下锉,名锉小眼,直至见盐卤为止;小井眼直径常为二寸至五寸,岩盐井者较大,约六寸至八寸。普通开凿一井需时一二年,如遇石灰岩石质坚硬,锉井进程稍慢,薄层灰岩或砂质灰岩则开凿较快,惟砂岩若含砂粒,凿井亦难。页岩易于风化及坍塌,常碍锉井工程。

凿井后,井中出卤水,即可将卤水取出;如为岩盐,须以水溶解之,使成卤水,以便汲取,故取卤为开采之第二步。

(乙)取卤―汲取卤水有新旧二法:旧法用人力及兽力,大约较浅之盐井多用人力,直接用索条吊竹筒或木桶入井提取,或悬吊木滚子由人力扯索汲取;稍深之盐井则用兽力,于井口竖立辘护式盘车(名卤车),盘绕竹蔑,蔑端吊置装有活塞之竹筒,由四五头牛挽车汲卤。汲卤后再以竹管注入贮卤池(楻桶)内。新法利用蒸气力,以机车取卤,采用钢丝绳与镔铁桶。每次所汲之卤水,竹筒约载四五百斤,而铁筒大者可汲一千二百余斤。
卤水汲出贮于楻桶后,则另行分别输送至各灶户,此为开采之最末一步。

(丙)卤水之输送―输送卤水有三种方式:一用人力挑送,一用马骡驮负,一由竹管成制枧杆引送;大抵灶户较远者以视杆运送,较近者概用人力或兽力。

(Ⅱ) 煎制:

因卤水含杂质甚多,必须煎制方能食用,煎制之方法分巴盐、花盐、及花巴盐并成三种。

(甲)花盐―将卤水注入盐锅内煮沸,以豆汁澄清后即用微火温之,卤水面即结成雪花盐片,铲出滤去卤汁(含溴碘二质之化合物),成为母子渣盐。又另以锅煮卤水,随煮随以豆汁提净卤水内渣滓秽质,用木盖将锅盖好,至卤水煎浓,酌入母子渣盐若干,再煎一昼夜即成盐。将盐盛入竹篾篓中,以煎沸之清洁卤水淋灌竹篓洗涤卤质。乃成洁白之花盐。

(乙)巴盐―煎巴盐之前,须于盐锅边缘镶以铁瓦,外砌泥砖(卤边),将渣盐铺于锅底,俟火将锅底烘红,放入八份卤水溶渣,然后以半破之竹管接于卤桶,徐徐引卤水入锅,锅不加盖,昼夜不息,徐徐加入豆汁提净渣泡,并注入卤水,渐渐结成巴盐一饼。火力强者二日半即成,亦有四五日以至七八日方成者,如用火气煮盐,盐色白,为应边民需要,须于盐成时染以焦烟。如用煤炭煮盐,因有煤灰渗入则不需另加黑烟。

(丙)花巴盐并成―灶中置大锅一口,四周置小锅四或六口,先将卤水放入小锅煮沸,用瓢掺入大锅,烧一二日成盐末(名子盐)。将子盐放回小锅煎煮,再掺入大锅至四昼夜,大锅盐质煎尽,所剩之水名卤水,将卤水取出即为撇卤。一面将盐水掺入小锅,煎制如前,并用豆汁澄清之,至七昼夜便成,上面为花盐,下为巴盐。

每次平均用卤水二万斤,约可制成食盐一千斤。

盐之采制量各年不同自不待言,而每年中似有季节上之变化,大抵冬季盐产最多,夏季较少,考其原因有四:

(1)雨量影响:夏季雨量特多,雨水渗入地下常将盐卤冲淡,煎盐所费之燃料及时间俱不经济,故盐产少,冬季反是。

(2)气温影响:夏季天气炎热,劳工工作效率较低,是以盐产较冬季少。

(3)农耕影响:制盐工人多来自农村之剩余劳工,亦有一部分系农人于农闲时参加工作者,故盐产量亦随农事之忙闲而有季节之变化。

(4)需要增加:人民喜于冬季用盐腌藏食物,如猪肉,鱼类,蛋类,菜蔬等,需盐较多,故盐产亦较多,夏季反是。

煎盐起锅后,滤出一种卤水(卤巴),此仍盐之副产品,在富荣、资中、简阳、射洪等场均有产出,每年约有数十万担,仅用于农民肥田,或点制豆腐,敷刷灰墙之用。通常倾弃不用。自抗战后,始对此副产有详细之研究,知其中实含有钾、镁、钙、澳及硼酸等原素,利用之可制成氯化钠、氯化钾、氯化钙、氯化镁、嗅液、碘、硼酸、氯化钡、硫酸钡、氧化钡、硫化钡、硝酸钡等化学原料。现仅在自贡市设有副产品工厂提炼各元素。如能充分利用此副产品,在盐区附近多设工厂,不特能使物有所用,且足建立化学工业与国防工业之基础,即川盐亦多一销路也。

(三)盐业对人文景观之影响

本章所指之人文景观包括劳工人口、聚落、工商业、农业及交通等项,盖此数项受盐业之影响至大,兹分述如后。

(I)盐业与劳工人口:每一盐场需用劳工极多,动辄数万人,故盐场每为劳工挑贩谋生之所。盐场劳工种类颇多,似可分三大类:一为直接参与制盐者,此类又分为井、灶、视三种。井户方面主要劳工为山匠、修井匠、筒匠、牛脾子、大帮井、铁工与石土木工;盐井中以岩盐井生产力最强,用人力最多,每井用三十余人至五六十人。次则为黑卤井,每井需用十余人至三十余人。黄卤井生产较低,仅用十余人或二三人。至于火井及正在开凿之井则约用二十余人。灶户方面,主要工人为帮垄匠、捶冰匠、赶水匠、煎咸匠、烧盐匠、锅炉匠、拭蔑匠及汲卤匠等。火炭用人视其所煎锅口数而定,大抵煎锅五口需二人,而司理杂役炊婴者未计,视户方面主要工人为视山匠、扯水匠、亦以视导多寡而定人数,每视约十余人至二三十人,如无视杆之盐场则以人力挑负。其次又有属于运输者如运盐夫、挑炭夫、船户等等之劳工。此种之劳工数目极大,盐场大者用一二十万人,而小者亦不下五百余人。

劳工之分布自与盐产量成正比,是以富荣场劳工分布最多,共有劳工二十余万人。犍乐次之,有五六万人,兹将各盐场劳工数目及其分布情形列表如下:

盐场名称
劳工数目(人)
盐场名称
劳工数目(人)
盐场名称
劳工数目(人)

富荣场

213705

云阳场

9845

绵阳场

4829

犍为场

65904

蓬溪场

9772

西充场

3385

乐山场

56953

资中场

8826

开县场

3180

井仁场

23417

大宁场

7904

奉节场

3045

河边场

18947

盐亭场

6613

忠县场

1456

三台场

14588

彭水场

5880

大足场

576

乐至场

14586

简阳场

5608

万县场

526

南阆场

13447

射洪场

5429

依上统计,如此大量之人口,断非当地居民所能供给者。且居民多习于农业,有土地可耕种,仅有一部分农民于农闲时工作于盐场,故盐场大部之劳工多为远道或邻近贫民,以生活所迫,麋集于此者,由是盐区人口激增,其分子复杂,良莠不齐,管理匪易。

盐场劳工制度,分计件与计时两种,炼熬技工多以时计,凿井担汲卤水者则以件计。伙食由雇主供给,另给工资;工资视该地生活而定,普遍之工价以四小时一升米为原则。精力较强之工人,每日须作工六小时以上,其生活乃可维持。

盐工多为男性,妇孺则仅可捡炭花。盐工生活颇为困苦,日夕须于污湿不堪,炭灰满地之井灶旁工作,极易罹病。且盐工十分之八九吸抽大烟(鸦片),借烟力以维持精神,如是更增加其生活之困苦与经济之负担。大盐场,多设有工人福利事业,用以辅助及调剂工人之生活。此外设有盐工识字班,盐工之子弟学校等,以教育之。

(II)盐业与聚落:盐场人口激增,工商业发达,乃构成盐区聚落之发展,考其聚落之分布,多在井灶附近作零星之分布。惟在盐运集中之地点,则聚落集中,故通航河道者则多沿河道扩张,以利交通输运。因盐业而使聚落增加者,以自贡盐场最为显著。自流井原属富顺县,贡井属荣县,两地皆丘陵起伏,平原甚少,难于耕种。自盐业发达,人口与聚落剧增,工商业发达,乃发展而为都市,定为自贡市。市区范围即以两盐场之井灶分布为界。其聚落之发展除两市区中心外,均随井灶而分布于山腰或山巅上,或零星之散居。全市区住民共二十五万七千余人,在街市区者有二万五千户,凡十三万二千余人,各井灶附近者将及十万人。全市人口与盐业有直接或间接关系者达百分之九十以上。盐场周围天车高耸,枧杆纵横,为盐区聚落之一大特色,其他各区之聚落均较普遍农业区之场镇为稠密与繁荣。

(III)盐业与工商业:采制食盐所需要之物料甚多,其主要者有下列数项:

(甲)五金用具与杂料——每场每年所需用之钢铁器,如锉子数千把,汲卤桶数百至千余个,铁铲、铁袖笼、铁卤边均约数千至万件,蒸气机汲卤之钢丝需数亦多,铁锅数百至数千口,因每一铁锅仅可煮盐三五十次。汲卤之竹筒、竹蔑,及输卤之视杆竹筐等需用竹材甚多,凿井所需之桐油、麻绳亦数干担,用以提炼杂质之黄豆每百斤盐需豆三合,为数亦不少。其他如泥砖,木盖,渣兜,枕石需量亦极多。

(乙)粮食―凡盐业繁盛之地,多偏重工商业而忽略农耕,且人口集中,粮食之供应常生恐慌,须由米商从外地输入。

(丙)燃料―四川用以煎盐之燃料有火气(天然气)、煤炭、木柴与茅草四种。其中以火气最有价值,火力强大,盛火每井能供煮数百锅盐,即微火亦足烧盐一二锅,此种火气自贡井一带最丰;煤炭次之,在川东、川南、川西及威远一带均有开采,每场需用之煤炭,其价值几占盐价三分之一;至用木柴,颇不经济;茅草火力小,消耗量大,每场需用百万担。其采用情形视当地之地理环境而定。

上列各项物料,钢铁器除钢丝与一部分盐锅由外输入,其他俱在本地制造。是以盐区铁工业发达。所需之竹、木、石器亦由本地制造,故此项手工业亦极盛。盐锅仅川东、键为、乐山、绵阳、彭水等场由当地自制,余均赖江津、沪县、宜宾、合江、江油、广元、南江等地供给。花麻大部出自温江。桐油与粮食一部分能由本地供给,一部分取之他地。燃料除火气由盐场自凿火井外,煤炭多系输入者,柴草即当地有者亦需专人采取。其他种种因人口增加所需之日用物品亦多。俱由商人赴各地采买,运赴场地售卖。因此各项商业俱极繁盛,且有一部分盐区内之场镇,因盐业交易繁盛而成为百日场,或较农业区内之场期为密。总之凡盐场各地工商业均极发达。

(IV)盐业与农业:盐业发达之地,则往往形成农业凋落,其原因大致有三:(甲)盐场需用大量劳工,无形中减少从事农耕之人,尤以土力瘠薄之区,耗费极大劳力耕种之所得,往往不及盐场之工资,故多弃农而营盐。川北一带此现象最显著。(乙)盐场附近不宜农耕,因煎盐时卤水之流泻影响于土壤,不利农作物之生长。(丙)无煤产之地多伐林以作燃料,树林既遭破坏,雨水遂得循坡下流,毫无拘束,以致土壤侵蚀剧烈,减少耕作之价值。

(V)盐业与交通:盐业与交通之关系,常互为因果。交通之发达与否,常影响盐业之盛衰,盐业之繁荣亦每促进交通之发展。盐场常因需用便捷之路线以流畅盐运与采购原料,而增辟公路或大路,或开凿与修浚河道,兹略述之:

(甲)增辟公路―如:

(1)井内公路(自流井至内江),井内公路支线,即普贤庙至水涯居,大坟堡至高硐与三多塞。

(2)井荣公路(至荣县)

(3)荣桥公路(荣县至五通桥)

(4)贡坳公路(贡井至猫儿山对岸之坳店子)

(5)川北公路(即绵阳至遂宁,三台经盐亭南部至保宁)

此外如自贡马路,井邓公路,井威公路,嘉桥公路(嘉定至五通桥)等。

(乙)开凿河道―如自流井开盐井河(自流井老新桥至邓关李家湾)及射洪场开凿通旧河之河道。

(丙)疏浚河道与增设堤堰―如修治威远河,牛华溪滩河。犍为三江镇至花盐街之河,云阳红铜沟、蓬溪场之小河。又在威远河、三江镇、青龙咀、蓬溪场等地修筑堤堰以调节水量。

以上皆为晚近因盐业而建筑之交通工程之较著者。然盐业对交通之影响,尤在对道路之开凿。古大道如阳平路(广元至略阳)、龚滩路(涪陵至思南)、永宁路(叙永至毕节)、横江路(宜宾至盐津),昔日皆因运盐而成为交通要路也。其他大路之因运盐而开辟者,其例甚多,不胜列举。

由是观之,盐业之盛衰,关系人口、聚落、工商业及交通等等之繁荣,非仅其本身即足矣。

(四)四川盐业区域

四川盐井可分四种:大抵岩盐井及黑卤井分布于自贡一带。白卤井分布于川东之巫溪奉节、云阳、开县等地。黄卤井分布范围较广,如川北之南部、间中、射洪、蓬溪、三台、绵阳、盐亭、中江、西充、乐至、遂宁、简阳。川西南之乐山、键为、仁寿、井研、资中、资阳、富顺、荣县、箔连、彭水、忠县、万县、大足等县境。各地盐井产量之多寡,盐业之盛衰,相差悬殊,兹就产地地理位置、地形及册二年产销情形分为五区以叙述之(图1):

(I)富荣区:即富荣场,包括荣县之贡井与富顺之自流井(邓井关盐场近年已停产)两井相距仅数公里,均在自贡弯窿层内,盐矿办相同,故划为一区。

(甲)盐矿产状及盐井之分布:本区有岩盐、黑卤与黄卤三种。

(l)岩盐位于八百至一千公尺之地层中,为固体状,有红色、白色及青色,内夹石膏及泥灰岩。盐井分布于自贡市东北五里之大坟堡一带,有井48眼,均为深井。

(2)黑卤为流体含有机物及硫化物颇多,故呈黑色。含盐量颇大,约在波梅(量盐咸度单位)十六度至廿四度间。位置较岩盐稍浅,主要分布地带有二:一在自流井东北部凉高山附近蒋家沟、罗家冲、扇子坝等地。一在贡井之西河滨黄石坎、张家山、姚家山一带,共有盐井74眼。

(3)黄卤产于砂岩内,位置较浅,含盐量约波梅十度左右。含黄色泥质及氧化铁颇多,故呈黄色。分布于自流井北之马冲口、马鞍山、盐井河下流韭菜坝附近,贡井北部之雷公滩,及西部艾家滩一带,已凿井20眼。

除盐井外又开凿火井,以自流井附近为多,共有47。眼火井。

(乙)采制情形:

盐之盐井较大,故凿井费时稍多,且因岩盐为固体,井深采取不易,须注入清水,使岩盐溶为卤水方能汲取。此区汲取盐水除一部分盐井用电机外,均用蒸气机,较他区进步。卤水输送多以竹制枧杆为之,惟较近之井灶仍用人力挑运。所煎之盐有花盐与巴盐两种,因火气与盐矿常共生或接近,均用火气煎盐,但仍有炭灶三十九家,年产盐480万市担[注1]。

(丙)运销状况:

运销之范围及路线均有制定。本区运销区域至广,除销本省沱江下游各地,渠江流域及万县重庆间长江及其支流流域各地共卅七县二市外,东至湖北洞庭湖以西各地共卅四县(宜昌以东各地为川淮并销区)及湖南澄河流域六县。南至贵州,除贵阳以西及西南三盆河以南各地外,几及全省各地,共六十一县及一市。运销路线以沿盐井河至邓井关之李家湾再沿沱江至沪州,顺长江巡通东下为主。运两湖者平时直运宜昌转各地,战时则运至万县登陆,由陆路分运;或由渝水运至湖北三斗坪再转各地,或运至涪陵改由黔江运至彭水,再循川湘公路车运人湘转鄂。运贵州者由黔江运至龚滩转贵州省沿河运入贵州各地;或出江津之江口转入綦江,沿贵州小江经松坎入境;或由合江转赤水河运往;或循川黔公路亦可。省内各地则可沿沱江、长江、渠河、黔江水运及沿大路公路陆运。大抵水运多用木船,亦有轮运者(战前多用之)。陆路近公路者以板车或汽车为主,无公路则用人力或牲畜挑负。此区每年销盐4,596,070市担。

(丁)本区盐产之经济价值:本区盐产,销量与税收均占川盐百分之五十,盐质较佳,且呈颗粒,各地民食俱喜用之,故销区至广。且有火气,燃料供给方便,成本较低,为一有价值之盐区,故握川盐之牛耳。惟其五分之三之产量,仰给于岩盐,岩盐已开采三十余年,约采去已发现之存量四分之三,所余者仅能作十余年之采用。且近年火气日趋式微,火气之强弱与盐产成正比,故盐产亦不及往日丰富。此为一堪注意之现象也。

(II)川北区:本区包括简阳、乐至、遂宁、射洪、三台、中江、绵阳、盐亭、蓬溪、西充、南阆等盐场。各场相距颇近,且同在平缓之川北向斜层内,成一自然之分区,分布颇广,所占面积约三万余平方公里。

(甲)盐矿产状及盐井之分布:此区盐矿概为黄卤,咸度较小,且含杂质,约位于一百至四百公尺之砂岩中。故盐井均为浅井,开采颇易,是以数目之多实可惊人,共有井n万余眼,除少数为日夜取水不息之井外,余多枯井,能取卤者约86000余眼,惟卤量不多。其分布在绵阳县东南部即绵阳场有井1025眼,三台城东北与西北及中江县东部为三台场有井4990眼,遂宁县之北至蓬溪县西部及中江东南部为河边场有井17,157眼,乐至县北部西部为乐至场有井33,078眼。简阳县中部为简阳场有井217眼。射洪县及蓬溪中部为射洪场有井10,741眼。蓬溪北部为蓬溪场有井14,756眼。盐亭东部及北部为盐亭场有井1,592眼。西充南部东部北部及盐亭东南部为西充场有井2,566眼。南部县西部及北端至阆中南端为南阆场有井23,901眼。

(乙)采制情形:此区盐井较浅,开凿一井仅需时五六月,凿井技术较他处简陋。取卤均用旧法,以兽力为之。输送卤水概用兽力与人力挑负。因卤水咸度小且含杂质,故大部分盐场如绵阳、中江、射洪、西充、三台、盐亭场之部,及乐至等场,先将卤水用泼灰、泼灶或泼炉台法使卤水水分蒸发,卤水浓度加大,然后煎制。其他如南间、河边、蓬溪等场则仅将卤水过滤即行煎制。花盐与巴盐均有。年共产盐227.4万市担,燃料四种均有采用。盐亭场一部及西充场一部兼有火气可采用。用煤之区仅简阳、射洪、河边、蓬溪南部等盐场。其余各场因远离煤区,均采用柴草,用柴草者占一半有余。故川北各地满山生长茅草,本来可耕之地,为应煮盐之需,乃任其长草。且因川北雨量稀少,土质不良,茅草之收益反大于耕种杂粮。是以川北土地利用受盐业影响甚大,且使川北人民粮食生产减少,殊为一足以注意之问题也。

(丙)运销状况:本区运销省内沱江与綦江之东,渠河与黔江以西各地共十一县。陕西汉水上游十一县及甘肃文县武都两县。运销路线:水路由嘉陵江南运至重庆各地,北运至广元交陕区接运,或由涪江北运中坝与中江,或由沱江运赵渡交陆运。陆路由川陕公路北运陕甘,或遂璧支路运至重庆。全区共年销盐216.0919万市担。

(丁)本区盐业之经济价值:全区盐产虽有200余万市担,惟出自十个盐场。实则产量微少,卤水不多,咸度既小,又含杂质,且燃料缺乏,成本昂贵,加以水道未能修浚,滩险犹多,航运困难,陆路除少数公路外,仅羊肠小道,运输不便,是以盐业之经济价值甚小,与富荣区相较,实有天渊之别。

(III)乐键区:即乐山与键为二盐场,两场相连故并为一区。

(甲)盐矿产状及盐井之分布:本区现时所采者亦为黄卤,内杂黄色含氧化铁之粘土,咸度为波梅六度半至十四度左右。位于二百至八百余公尺之地层中,有卤水二层。已开凿之盐井共有5,554眼。大致分布于乐山城南河东之牛华溪、吴家山、鲁家桥等地。此带盐井较深,约七百至八百公尺,惟多年老水枯。河耳坎王村一带较丰。河西观音场蔡金场一带,井数不多,卤量亦少。键为县北五通桥附近,即其东边之顺河街、金银坎、辉山井、油井坡,其北部柑子堡、杨柳湾及南部之青龙咀、红豆坡等地,井数颇多,共有井三千,俱为浅井。其东南金东井一带井数与卤量均丰。

(乙)采制情形:本区取卤除键为较大之盐井用机车及电梯外,余均用兽力推卤车汲卤(在乐山各井已采及第二层卤水)。卤水汲取后以人力或兽力运送附近各盐灶,较远之灶户则以视杆引送。卤水因含杂质概须加沉淀后方可煎制。花盐与巴盐俱制。燃料全用煤炭,因接近煤区,采用方便,盐业乃得蒸蒸日上。年产盐124万市担,仅次于富荣区。

(丙)运销状况:此区运销范围亦广,销省内岷江流域及沪县以西各地共四十五县。西康青衣江上游六县。云南东北角金沙江南岸十二县。贵州西南部在六冲河以南共廿二县。及湖北清江上中游八县。

(丁)本区盐业之经济价值:此区仅次于富荣区,盐矿未开发者仍多,如五通桥之黄卤仍未采至第二层,且与自贡井相距极近,可能存有岩盐及黑卤。据永利化学工业公司及中央地质调查所李悦言氏之勘查试探结果:此区确有黑卤分布,并发现有石油及天然气(火气),如此则本区经济价值之高更不待言。且接近煤区,燃料供应无缺,交通运输便利,将来之发展未可限量也。

(IV)川东区:包括大宁、奉节、云阳、开县、万县、忠县等盐场。俱在四川东部,位于川东背斜层中,故划为一区。

(甲)盐矿产状及盐井分布:此区盐矿除忠万两地为黄卤外概为白卤,因出自石灰岩内,极少含泥沙杂质,故呈白色。白卤本深藏于地下,因川东为褶曲区,故卤水层位接近地面,常受地下水、河水及雨水之影响,尤以夏季为甚(夏季多雨),故卤质较淡,咸度为波梅1.2-4.5度。盐井之分布在巫溪城北册里之大宁者,产盐地为一名龙池之泉。在奉节城东二里之水八挂者为位置极低之三井,长江南岸亦有一井,井皆极浅,仅离江面四五公尺。云阳城北三十里之云安镇汤河两岸有井60眼,5眼位于汤河北岸,余皆在南岸,井深三十余公尺至八十余公尺。开县城北六十里之温塘井,有井5眼,一在清江之南,4眼在江之北,皆深仅十公尺。万县城东南八十里磨刀溪长滩峡中有井一。忠县城北二十四里答井河东北之答井,有井20余眼,能汲卤者仅16。及离城六十里涂井河东北岸之涂井,有井11眼。井深均约十至三十公尺。

(乙)采制情形:本区各场盐井最浅,如大宁之龙池更无需开凿,仅于池前横置一铁板,凿孔数十,盐水即由孔中流出,另以视引入灶房。奉节盐井位于河床中,仅数公尺,每年三月至十月被江水淹没,工作时间不及六个月。均为盐井中之最特别者。其他各场盐井深不及百公尺,开凿亦易。取卤亦甚方便,仅用人力汲取。输送卤水用视杆或人力挑至储卤桶。因卤水咸度小,故亦需先用烧边、烧田、烧腔、烧陇等方法将卤水水分减少,浓度加大,方行煎制。燃料除忠县场全用柴草与大宁场间用柴草外,均用煤炭,因川东亦为煤区也。年产盐八十七万六千市担。

(丙)运销状况:销省内川东一带十三县,湖北西部十二县及陕西东南端十县。运销路线:在云阳者由汤溪水运十五里至洞村登陆,再驮运至云阳城,运长江各地。在大宁者陆运至湖北蒲其沟,再水运各地及转陕南,或沿大宁河运至巫山由江东运。其他开县、忠县盐场皆由盐区之小河运至长江。奉节与万县盐场亦由长江东运。此区年销盐八十一万四千一百零二市担。

(丁)本区盐业之经济价值:本区位于四川东部,临近江岸与外省交通便利,如以此区盐产大量运销湘鄂,在经济原则上似较以富荣乐犍两区之盐不远千里之运销为合理。除温汤井及长滩井外,此区卤量极丰,未开发之盐矿亦颇多。如奉节盐井在沙滩上卤水咸度尚及波梅三度,其四周之江水亦含盐量约一度,盐灶每逢卤缺不足煎制时,常汲江水以补充之,可知其卤源必相当丰富。如盐井离江面稍远,卤水咸度或尚可较此更大,加以本区煤矿蕴藏亦尚丰富,如能同时开采盐煤,改善盐区与煤区之交通,并使盐煤之产量互相配合,则不但可得贱价之燃料,而使盐业易于发展,且川东之一般经济情形亦必未可限量也。

(V)其他各小区:包括井仁、资中、大足、绮连、彭水等五盐场,因规模甚小,分布零散,均不重要,仅供本地及邻近各地之用,故并为一区述之。

(甲)盐矿产状及盐井之分布:本区均为黄卤。盐井均不甚深。盐井之分布:在井研城外册里之大水湾、千佛寺、盐井湾、胡家店、鸟抛坝等地。仁寿城南之杨洒井,及中坝井等地,有井990眼。资中城西之罗泉井及李金井一带,有井640余眼,井浅而小。大足城南四十里之龙水镇、王家场、双河井及永泉井一带,共有井三百五十余眼,彭水县北一百二十里之郁山镇附近,后井街、中井街、老井街等处有井6眼。筠连则未详。

(乙)采制情形:本区均为浅井,易于开凿,取卤除彭水一部分用人力外,均以兽力引动卤车汲取。卤水输送亦人力或兽力兼用。煎盐除资中罗泉井制花巴盐并成外,均制花盐与巴盐。燃料仅井研间用柴草,其他均用煤。因卤水不丰,产量亦不多。井研年产盐十三万八千市担。资中四万八千市担,大足五千市担,笃连四千市担,彭水四万八千市担。

(丙)运销状况:本区运销范围极小,井仁、资中之盐仅销附近七县,年销盐十四万二千八百市担。大足盐仅销本县及铜梁、壁山,共销四千八百市担。彭水盐销省内以东四县及湖北咸丰来凤二县,共销四万八千市担。药连盐销本地琪县与高县,共销四千二百市担。运销路线:均以陆运为主,井仁、资中、大足、彭水等盐可藉附近公路运送,箔连则仅沿大道挑负。

(丁)本区之经济价值:本区盐产仅供本地及邻近各县之食用,经济价值甚微。

总括上述,以富荣区产量与销量最丰,川北次之,键乐又次之,全川姗二年盐产为九百四十三万三千市担。抗战前平均年产七百万市担。战时产量较战前产量增多,战前每年产量几相近。战事发生后(廿六年)盐产突减,似因受战事影响。及后则每年皆有增产之势,因人口渐向内地迁移,盐之销用日增。至三十年盐产达最高峰。惟自册一年起产量稍降低,因成本不足,限价太低,燃料缺乏所致。闻盐务总局场产处负责人称,自册二年起每年年产规定为九百余万市担云。

(五)结论

四川盐业自抗战以来,颇为发达,因沿海盐产尽陷敌手,后方除一部分食用西北之岩盐及云南之井盐外,多食川盐。但因其经营方法欠佳,生产成本过高,战时尤可支持,抗战胜利后,交通恢复,海盐即可内销,川盐绝难与之竞争。故急需从速改进以维持其价值,否则必致没落,影响民生,有害国税。其需改进之处约有四点,兹分述之:

(I)增加生产:川盐产量近年略见降落,此为盐业危机,不能不设法补救,补救之途有二:

(甲)开锉新井及加凿新井―选适宜之地点,开设新井,及加凿较深之盐井,不特产量可增,且卤水咸度亦可增加以减轻成本,因盐井愈深则卤水的浓度愈大。目前岩盐及黑卤只见于自贡井一处,其他区域,尚未有发现,恐现在盐井之深度尚未达此种岩层,宜派员选地试探之;如在五通桥老龙坝大背斜两翼及寿保场育窿层均可试探。如有开采价值之岩盐,则应采用凿洞开矿方法从事开采。若用旧法先注水入井溶解岩盐然后汲用卤水,则需大量燃料煮熬,因为饱和浓度之卤水含盐分最高不过百分之廿六,不及直接开采岩盐为经济。其次五通桥本有黄卤二层,现今仅采及一层,故应开凿深及千数百公尺至三千公尺之深井以采之。他如牛华溪、浸水坳一带即可开凿深井。川北盐卤可采者有五层,以第四层为佳,亦应开凿约七百公尺之深井,以采第四五层之卤水。如在三台县田边子、罗家坝及县城附近等地皆可试行。若能成功,可推及南间、盐亭、射洪及西充等地。在川东者以奉节盐场较重要,惟因盐井在沙洲浅井中,常因河水高涨,灶房往返迁移,汲卤时间不及半年,极不合算。故宜于江北漆坝高地开锉新井。云阳盐场现仅采于汤溪河背斜内北翼,此带不宜于卤水富集,致卤少质劣,故亦宜于背斜层底部锉设新井。如是川盐可增产,且成本亦能低减也。

(乙)技术及设备上之改良―四川盐场除较大之一二盐场之外仍未脱家庭工业式之土法生产。灶户众多,零星分散,毫无联系,人力物力皆多耗费。宜将所有制盐集中于数十盐厂,组织管理与改良均较便易,并使单位制品之边际成本减低,而收计划生产之效。至其制盐本身需改良之点有如下数端:

凿井―宜采用新式钻机以开凿新井。

推卤―宜用电力推卤。近年盐务局与资委会合办之自流井及宜宾电厂,用于取卤之电力有500千瓦,能供电力汲卤井8眼,电力输卤视八家,颇见成效,故宜大量增加推卤设备。且黄荆沟煤矿,产煤足供发电20,000千瓦,可供大规模电厂之用。其次盐卤除岩盐与黑卤外,咸度均低,须先加浓咸度。现行旧法耗费工料。四川晴天约有五个月之久,似可用天然增浓方法,如条枝架、晒卤台[注2]、晒卤池、晒卤板等,应请专家斟酌行之,如是则成盐较速,燃料亦省。

制盐―现仍用旧式锅灶,消耗燃料甚多,因铁锅过厚,土灶简陋,热气多耗。故宜改良土灶,制用钢锅。锅之大小厚薄,灶之高低,需有精密之计算。如能采用三效式真空制盐罐更佳,可省燃料。此法在青岛曾被使用,成效颇著。他如为应内地之需行,可特制巴盐,以便运输。惟巴盐虽于高温下制成,消耗燃料极多。宜先制成粒盐,再用木榨而成盐砖以便外运。现在抗战胜利,且各种材料之来源均较战前为易,务使各项合于科学及机械化以节省人力。大量生产以减低成本。则盐业乃可蒸蒸日上。

(II)推广销路范围:增加产量后即需求合理之分配,否则生产过剩乃致产浮于销,岸积厂困。求合理之分配必须划定销盐范围,及发展盐之工业用途与副产之利用。兹分述如下:

(甲)战后交通便利,海盐易于内销,故当局仍宜定川盐行销范围,安定其运销,惟同时须行等差税率,如海盐成本低,课以重税,川盐成本高,则课以轻税。再加运费,海盐当难与川盐竞争。此可供国家将行之新盐法之参考。

(乙)发展盐之工业用途,及副产之利用:盐之应用于工业实与食用同等重要,故应提倡应用。使盐能大量销用。工业上以盐为原料者如制碱、洁碱、泡花碱、造纸及玻璃等,他如制盐酸液体氯等工业原料均可由盐制造。其次盐之副产品颇多,惜仍未能充分利用,仅在自贡市设厂六家(原有八厂,后停二),以制造各化学物品,其产品与可能产量相差甚远。如能多设工厂,及在各大盐场均设厂制造,则既可发展四川化学工业,且可减低川盐成本之负担,盐业更有望耳。故改进方法中以此项最为重要。

(III)改良运输:川盐成本高,运费大亦为一原因。四川交通虽称便利,惟因运输工具缺乏,河道礁滩棋布,运输仍感困难。此交通问题非独于盐业上需改良,即其他百业莫不以交通发达为要。

四川交通以水路为主,盐运亦多赖水道,故改良运输首重水道,宜请专家疏浚各河道,修炸滩险,或增设水闸以畅航行,次则增加公路之运输工具。现有之车辆以客运为主,货运甚少。若今后成渝铁路及成乐铁路修成,对盐运必较便利。此外可实行招商代运法,但由政府监督,统筹控制运输工具,按民食用之缓急,决定运盐之多寡指运地点,定可调节盈虚。

其次若能将上下行之货运物作有计划之统筹交换,以免有单程空运,亦可减少运费。如水路方面(1)嘉陵江:上行运盐,下行则运关中经陕西转运之棉花,陕西之姜黄与药材。(2)涪江及其支流:上行运盐与煤,因未有计划之统筹致空船下行。下行俱可运米、杂粮、木柴。(3)沱江:上行运盐,下行运粮食及各种农产。(4)崛江下游:上行运盐与煤,下行可运成都平原之米粮。其支流青衣江,上行运盐,下行可运铜铁药材。(5)渠河:上行运盐,下行可运食粮及木材。(6)黔江:上行运盐,下行运粮食、桐油、生漆。(7)綦江:上行运盐,下行可运煤炭、毛铁、桐油、木材、食粮等。(8)赤水河:上行运盐,下行则运茅台酒及粮食。(9)永宁河:上行运盐,下行可运煤、铁、滑石、硝石、硫磺等及粮食。其他小河皆可将当地之名产交换,务使来回船只不致空运。陆路方面,如各旧有大道,上行运盐,下行可运山货药材及土产。公路亦可运回各地之产物而为四川所缺者。

(IV)燃料之供给:四川煮盐燃料有前述之四种,每年之消耗量极大。除火气外,每年约需煤10,424,000市担,柴草6,950,000市担。火气喷出量日见微弱,已不甚可靠。而已发现之煤层又复薄少,柴草之耗费较生长尤速。此项燃料之供给将生问题,即现在川北一带盐场之燃料早已求过于供,常生燃料恐慌,故除改良锅灶提倡电化以节省燃料外,仍需早日设法解决。民廿八年川康盐务局成立盐业燃料统制委员会,惟仅办理自贡场者,其他各场尚未推及。苟能于各场设立统制机构,且能有计划之筹措,务使供求调剂,则甚有利于盐业。此外另有补救方面数端可供参考。

(甲)充分利用蕴藏之天然煤气,聘专家以开发。如三台田边子,蓬溪蓬莱镇,乐至胖子店皆有火气发现,似可采用。盐亭属黄甸场,西充属会真场等廿余公里内之火气极盛,如能依一定之计划锉设火井,则此带燃料无虑,盐之成本亦可减低。

(乙)协助煤矿之增产,若交通发达运输便利,对盐区附近煤区之生产可约定定量供给,并协助其大量开采。

(丙)培植森林,在无天然火气或煤产之区,如川北一带,应与当局协商,力倡造林,除有利于民生外,燃料之供给亦可不断。

参考文献

[1] 四川盐政史(附图四册),吴受彤、王沾易,四川盐运署,民廿一年。

[2] 川盐纪要,林振翰,八年。

[3] 川盐概略,缪秋杰,廿八年。

[4] 川东考察报告,盐业节,杨克毅、谢觉民,地理专刊,第二号,卅五年。

[5] 四川盐矿志,李悦言,地质专报,甲18号,卅三年。

[6] 四川盐矿概论,谭锡畴、李春显,地质专报,22号。

[7] 第七次中国矿业纪要,地质专报,丙种第七号,卅四年。

[8] 四川考察团报告书(盐业篇),中国工程师学会。

[9] 川盐运销概况,王智明、汪天行,财政部川康区初级人员训练班,卅一年。

[10] 川盐实况及增产问题,张肖梅、朱觉方,国民经济研究所,廿八年。

[11] 地理研究与经济建设,杨曾威,地理集刊,二卷一期,卅一年。

[12] 川东川北川康份二年度盐产产额表,盐务总局场产处。

[13] 四川盐产运输路线图,盐务总局运输处。

[14] 改进川盐生产方式之商榷,陈华洲,四川经济季刊,二卷二期,卅四年。

[15] 复员声中之四川盐业,董幼娴,四川经济季刊,三卷一期,卅四年。

[16] 川盐之出路,李克孝,经济杂志,一卷二期。

[17] 川盐产销间题,大公报,卅四年三月六日。

[18] 忠县盐业概况,四川经济季刊,一卷三期。

[19] 川北煎盐之燃料问题,陈鸿根,新经济,一卷十一期。

[20] 四川经济地理大纲,任乃强,经济杂志,一卷五、六期。

[注1] 1市担=50公斤,下同

[注2] 晒台一座全年可省煤八百吨。

Copyright 2011 中国地理学会林超地理博物馆版权所有,网站由中国地理学会环境遥感分会、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维护、 CODATA发展中国家科学数据保护与共享任务组技术支持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80539号-5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08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甲11号 邮编:100101 Email:geomuseum@irsa.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