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物馆政策 | 贡献者展厅 | 展出活动 | 研究报告与简报 | 馆藏统计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更新日期: 2011.10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地理基础及其展望 [1]

林 超

转载自《地理》第一卷第三期,1941年,230-238页

 
从第二次世界战之进展上看,苏联的参战,确是非常重要,不仅战局为之改观,国际形势亦为之大变。我们可以把苏联参战以前和以后的国际局面来比较一下。在苏俄参战以前,军事上固然是轴心国胜利,但是国际的情形则仍极不安定,而主要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苏美的态度不明所致。苏联一面与德国订立互不侵犯条约,而实际上则无时不防德国之入侵,其关系极为微妙,使轴心与同盟两方皆感到有随时发生变化之可能。美国在精神上、经济上是援英的,但因国内政治的关系,不能彻底,亦使人时加推测。在此种情形之下,国际人士,一面注视战局之进展,一面却瞩目于苏美的态度。苏美的态度一日不明,国际的局面便不能澄清,而轴心国与同盟国之战亦谈不到最后的胜利与失败。但是自从德苏战事发生后,国际形势便明朗化了。苏联本身既已参战,美国亦积极援苏,而且不止在经济上援助民主国,军事上亦积极布置,如占领冰岛,巡逻大西洋,都是露出以武力为后盾的意思,和以前那种求战争以外之方法以援助民主国的口气大不相同。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便是因为苏联的参战,却把东西二战场联在一起。因为苏俄是横贯欧亚两洲的国家,美国既要援苏,便不能只顾苏联的西线,而不顾其东线,因此,使美国对于太平洋的活动,亦格外积极起来,如菲岛增防,加紧对日经济制裁,军火援华等等,都是牵制日本的重要举措,而实际上即所以使苏联能安心抗德于西线。对于太平洋联防问题,亦有实质上的进步。因此,把宣传已久的民主国阵线,渐渐结成为较具体的东西。从此以后,全世界的国家,能保持中立者,仅寥寥的三数小国,外交的活动范围既小,国际局面,亦相当凝定,料不致再有大规模的变动,以后交战国双方皆将进入于全部实力之决斗。在此种情形之下,吾人从各方面,检讨两方的实力,进而推测其未来之进展,当为极有意义之事。且事实上亦唯有在现在国际局面相当澄清之后,此种讨论,方为可能,而不致容易因政治之变动而失却其意义也。

夫战争之为一极端复杂之事,尽人皆知,决定战争之因素,断非仅地理一端。然地理事实,实为其主要之因素,且为较固定因此亦较易于比较之因素。兹篇之作,仅拟从地理方面立论,比较两方形势,或亦有助于对于此次大战之了解也。

地理事实,所含原至广泛,详细讨论,有所不能。著者于此,仅拟提出其对于战争之最有关系者三项:(一)日土地与人口,(二)曰军需原料,(三)曰地理地位。兹逐项讨论之于下:

(一)土地与人口

土地面积的大小,和人口的多寡,本为最平常的事实,然而对于战争,却亦是最重要最基本的事实。从战争的最终目的而论,战争实际上就是扩充土地与人口的一种手段,这亦就是德国人所鼓吹的”生存空间之竞争”的真意。但从战争的本身而论,则土地与人口对于战略之决定与最后的胜负皆有重大的影响。广土众民,宜于久战,我国此次抗日,即为绝好实例。苏联之能持久,而不致蹈欧洲各小国之覆辙者,亦因此故。反之,小国寡民,一遇强敌,便尔亡国,欧洲同盟诸小国,殷鉴不远。土地之大小在现在高速度的机械化战争之下,尤显出他的重要性。从空战方面看,则距离比地形是更有效的障碍。至于人口,则在全体性战争中,并不因军队机械化而减少其重要性,因为人民不仅是兵力的补充,其本身直接受战争之影响,亦影响于战争。所以鲁屯道夫说”世界大战中,陆海军之力从何处起,国民之力至何处止,甚难于区别。以兵力与人民力合为一,不可分辨[2]“。

我们试从数字,以比较轴心与民主二大阵线之土地与人口,则立即可见其两方基础之悬殊。根据国联统计年鉴[3],现在全世界土地的总面积是132,550,000方公里,人口2,115,800,000,其中中立国的土地,占全球土地总面积百分之十八,人口占全世界人口百分之九。其余的百分之八十二的土地,百分之九十一的人口,便都属于民主国或轴心国的范围之内了。其中属于民主国的土地,计占全球百分之七十,属于轴心国者反占百分之十二,差不多是六与一之比,人口方面,民主国占总数百分之七十,轴心国占百分之二于一,即大三倍半。由此可见民主国基础之雄厚,是轴心国所望尘莫及的。

但是仅从总数字方面去比较,不免嫌过于笼统,因为现在这二个集团,其中所包括的份子.都是非常复杂的,不能作单纯的比较,而有分析的必要。我们在下面,拟把两方的土地和人口,依其对于大战的关系,分别比较及说明之。

(1)轴心与民主主体国之土地及人口之比较

所谓主体的国家,即两方之主要国家,为战斗力的核心与根据。以轴心而论,为德、奥、意、日等国,在民主国方面,则为英国及其自治领,与苏、中、美诸国。美国现在尚未参战,本来可与其他各国相提并论,然以其在政治经济方面,皆已为民主国之主力,军事方面,亦着着进展,极有参战之可能,故不能不与其他民主国并列而讨论之。以上诸国以地理环境而论,皆位于世界气候最佳环境最优之温带,居民活动能力最强,文化极高之国家。其战斗力坚强,一参加战争则举国人民皆能一致从事于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之斗争,具全体性之规模。欧洲若干国家,本来应归入此类,但是现在因为已被占领而失却全部或一部的战斗力,故不能列于主体国家之列。我们此刻仅就土地与人口完整而实力无缺的国家提出比较,为便利起见,先论欧洲部分,次及於东亚及美国。兹先将两方数字制表如下:

 
土地(方公里)
人口
欧洲轴心国主体
864,900
117,024,000
德国
470,900
67,587,000
奥国
84,000
6,760,000
意国
310,000
42,677,000
 
欧洲民主国主体
40,267,000
245,902,000
英国
244,000
40,935,000
英自治领地
18,847,000
29,467,000
苏联
21,176,000
175,500,000

上表是依一九三六年的数字为根据而计算的,但在德国并奥以后至德苏战争以前期间德苏二国领土人口,颇有增加,截至德苏战前为止,德国的土地和人口,包括自捷克、波兰、比国划归之区域居民(大部分为德人)共增126,920方公里,13,666,190人,而苏俄则合波罗的海东岸三小国(立、爱、拉)及芬兰、波兰、罗马尼亚之一部,共增447,900方公里,20,875,000人[4]。

依上面数字视为,欧洲民主国本土,要比轴心国大四十五倍,人口多一倍以上。以国而论,英国土地人民皆最少,尚不及意大利,仅及德奥合并后之一半,但他有广大的自治领土,合起来土地要比德央大四倍,人口亦差不了许多。苏联则地至广,人至众,即合轴心三国,亦不能望其背项。或谓苏联土地虽广,殊多不毛之地,人民虽众,然素质不齐,不能相提并论,我们即使退一步承认此事实,而专就苏联欧洲部分计算,其土地即达6,002,000方公里,大于轴心七倍,人口116,647,000,与轴心全部人口相颉颃。总之,民主国的土地之广大,人力之充足,远非轴心国所可及,是不能否认的事实。

(2)属地、保护国、被占领国之比较

除轴心民主本国而外,尚有战前战后因政治或武力之压迫,使他国或他民族之土地人民隶属于主国者,此类领土,范围甚广,然其对于大战之关系与态度,则殊为复杂,不能与主国并论,兹先将欧洲轴心及民主二方此类土地与人口列表于下,再讨论之:

  土地(方公里) 人口
轴心国    
1.属地 1,744,000 900,000
2.保护国及盟约国 1,019,000 53,466,000
3.占领国 1,781,500 123,581,000
总计 5,279,400 288,038,000
民主国    
1.属地 19,194,920 520,541,000
2.保护国及盟约国 4,690,000 45,210,000
3.占领国 2,147,000 22,100,000
总计 23,844,920 587,851,000

根据上表[5],可见轴心虽于大战前后并吞若干国,然其面积及人口犹未及民主国属地也。总视之,民主国此类领土,大于轴心国三倍,人民多于轴心国一倍。若加以分析,则轴心国之属地甚不重要,仅意属北非利比亚一处,土地固不小,然大部为沙漠,人口甚稀,不及百万。其主要作用为其军略地位,可以作轴心北非军事根据地。反视民主国则有极广大之属地,大于利比亚十余倍,人口不下五万万。其中包括英帝国及荷比之属地。后者之属地其主国虽陷于轴心,而海外殖民地则固无恙,而可以由民主国支配也。此等属地,皆久经经营,与主国关系颇深,资源丰富,堪供利用。人民则程度较低,然极驯良,一部且可以辅助主国作战,故其土地人力多少,与大战关系甚深。至于保护国及盟约国一项,在轴心方面,包括旧捷克之大部,及匈保罗芬等国。此数国除芬兰外,皆在东南欧多瑙河流域,在历史上与经济上皆与德国颇有关系。民主国之保护国及盟约国,包括埃及、阿比西尼亚、阿拉伯及不丹,尼泊尔。大都在北非及红海两岸,为印度洋与地中海交通之保障。以土地面积而论,则属于民主者为大;以人口而论,则轴心多于民主。此类国家,土地堪供利用,而一部分人口,亦可供驱使作战,尤以盟约国为然。最后,为占领地,即开战以后以武力占领者,大都皆经剧烈之争斗。此类国家,轴心所占甚多,计有波兰、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鲁森堡、法国、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希腊等国,其领土与人口,皆超过轴心国原有者。属于民主国者,计有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等国,土地颇大,而人口则仅及轴心占领区五分之一。凡此占领区,无论在土地方面人民方面,皆不能充分利用。以其国土受蹂躏,人民受屈辱,创痕犹新,怨恨未泯,反抗之举,时有所闻。故不独不能利用之,且因须驻重兵镇慑,反受牵制,一旦有隙,即举兵相向,以图报复。此为轴心国之所苦,而成为心腹之大患者也。

关于轴心与民主国之属地一项,尚有一点应于此讨论者,即法国之属地是也。法国之属地,最重要者为非洲之部,其次为东亚中印半岛之越南,尚有一小部分在美国。总计土地面积11,060,000方公里,人口61,450,000人。法国原属民主国,战败后主国屈服于轴心,然因海军尚相当完整,海外殖民地尚足以保存。然以法国政府倾向轴心之故,实力大部,已操于轴心,如越南之操于日,北非西非之操于德。将来战事更演变,则此种趋势将更加明显。唯民主国亦正与自由法国合力图之,如赤道非洲法属,现已归自由法军。至于在美洲属地,则当受美国所控制,不至落于轴心之手也。

(3)欧洲以外之轴心及民主国

在欧洲以外之轴心国与民主国,即指日,中,美三国而言。三国土地与人口如下:

    土地(方公里) 人口
日本 本国
382,000
70,500,000
  属地
299,000
30,838,000
  总计
680,000
101,338,000
中国  
11,103,000
450,000,000
美国 本国
7,839,000
128,840,000
  属地
1,928,600
15,289,000
  总计
9,767,6000
144,129,000

观于上表,一目了然,无待赘述。吾国土地大于日帝国者十六倍,人口多四倍半。美国则连属地面积亦大于日十四倍,人口多一倍半。美国目前虽未参战,然就其对于民主国之关系而论,较日本之于轴心,实有过之而无不及也。兹再就参战之轴心与民主国之土地及人口作一总比较于下:

  土地(方公里) 人口
轴心
17,620,500
450,826,000
民主
77,571,930
1,278,375,000
已参战民主国加美国
87,339,520
1,422,504,000

(二)轴心国与民主国军需原料之比较

以上仅就土地之面积即从其量的方面观察之。然土地之生产力,即土地之质的方面,亦可称为土地的价值方面,对于战争,尤为重要。土地之出产,包含甚广,凡地表及地下之所出,无所不包,兹反就其与战争最有关系之军需原料,提出十余种,以比较之。即铁、铬、钨、锰、钼、钒、镍、铝、铜、锡、铅、锑、石油、树胶是也,此种原料皆为现代战争中所不可缺者。其中与钢铁工业有关之金属矿产七种,其他金属矿产五种,非金属一种,属于植物者一种,共十四种。兹为使读者一目了然起见,特将民主国、轴心国、中立国在各种原料所占之地位,制成一图(图1),以资比较,并略加说明于下[6]。

(l)铁砂钢铁为军需工业之基础,铁砂为钢铁之主要原料,在此次大战中,机械化部队特别重要,需要大量之钢铁。除非有多量之铁以供应用,战事即无法进行。现在世界每年产铁,约在一万万公吨左右,民主国占百分之七十,其中以美国为最多,占百分之三十,次为苏联,占百分之二十七。英国炼钢原料,大部来自国外,本国所产甚少。至于轴心国,则本国所产绝少。主要来源为法国,总计共占全世界产额百分之二十,若合瑞典(中立国,但所产钢砂皆输德)所产,亦不过占百分之二十九,尚不及美国一国出产之多。

至于炼成之钢,其产额亦附于图中,以资比较。钢为铁与其他金属之合金,其出产之多寡,须视铁砂及所需之他种金属而定,而工业发达之程度,亦与钢之产量有关,故产铁多者,未必产钢多。例如一九三七年,法国产铁量为11,600,000公吨[7],产钢则仅7,002,000公吨。同年德国产铁2,600,000公吨,而产钢达19,817,000公吨。钢之产量,全世界年可13,000万公吨左右,轴心占百分之三十六,民主国占百分之六十四,民主国仍占绝对优势。美国产量最多,比轴心国总产额还多。苏俄则产铁虽多,而产钢不及德国,此殆因工业发达不及德国所致。

以下六种金属,皆为炼钢及特用钢所需者。

(2)铬铬为重要炼钢主要金属,除铁以外,铬为最重要。在全球年产百余万公吨中,轴心国仅占百分之十二,民主国占百分之六十六,英属非洲所产最多,美国次之。中立国所产亦甚重要,占百分之二十二,尤以土耳其重要,年产二十余万吨,占全世界总产额百分之十八,仅次于美国,而大于轴心诸国。因此轴心民主皆极力争买。根据英土协定,土耳其之铬已规定售与英,但据近日专电(中央社十月六日及八日)则德国现正力图取得一部分,并以此为德土协定之重要问题。可见其对此之重视。

(3)钨钨亦为制造钢铁合金中重要金属,普通切金属之高速度钢(highspeedsteel),含钨百分之十八,铬百分之四,钒百分之一。钨之产量,全世界每年约三万余公吨,民主国占百分之七十二,其中我国所产,占百分之三十八,占世界第一位。年来输出至英美俄等国,成为我国对于民主国一大贡献。缅甸次之,产百分之十八,美国又次之占百分之八。轴心国所产仅百分之八,大部出自朝鲜(百分之六)。中立国所产较轴心国多(百分之二十),其中以葡国(百分之八)、南美之玻利维亚(百分之六)及阿根廷为较多。

(4)锰锰亦为炼钢所需之金属,民主国所产占全世界产量百分之八十四,以苏俄印度为大部在德国境内。

(5)钼钼用于特种钢铁合金中,此种钢系用于汽车及飞机工业中,全球年产不及二万公吨,民主国占其百分之八十二,几乎全部在美国境内。轴心国仅占百分之十四,大部得自希腊(百分之八)。

(6)钒钒能使钢坚韧,全球所产不过二千余公吨,民主国占百分之六十二,中立国占百分之三十八,轴心国无出产,以国别而论,则以中立国之秘鲁所产最多,占百分之三十。民主国之美国及英属西南非洲次之。

(7)镍镍亦为军需工业重要原料,多用于制镀镍钢。加拿大所产,占全球百分之九十七,可谓独占矣。

(8) 锑锑可用于铁之合金或铁以外之金属之合金,全球所产,约三万余公吨。民主国占百分之二十八,此中国所产为多,过去吾国产锑,为世界第一,近二年来已降为第二矣。(第一为玻利维亚,占百分之二十七)。轴心所产,仅及百分之十七,大半来自南国。中南美诸中立国,产量最丰,共占百分之五十五。

(9)铝铝质最轻,为飞机制造中最重要原料,在一架飞机中,铝之合金,占其总重量达百分之六十。在各种矿产中,轴心国占优势者唯铝,在全世界年产五十万公吨中,轴心国占百分之五十一,大部为德国本部所出产,民主国占百分之四十九,以美苏为多。

(10) 铜于军需工业中,铜之用途亦甚广,主要用作制电线及合金。美国为世界产铜最多之国,占全球三分之一。合加拿大,英属非洲,及其他来源,民主国共占三分之二,而轴心国则仅得十分之一耳。其余中立国所产,约占百分之二十,以智利为最多,占百分之十四。

(11) 锡在全世界总产额中,轴心国所产之锡,仅百分之三,民主国占百分之七十,中立国占百分之二十七。南洋为世界产锡中心,马来半岛占百分之二十七,荷印占百分之十七,居世界第一、第二位。美国对于荷印最关切者,锡即其一,故赫尔于一九四0年四月对于荷印发表之声明,特别提出荷印锡矿对于美国国防之重要。次要之产锡国为南美玻利维亚,次为泰国。我国居第五位,年产一万余吨,亦为重要输出之一。轴心国每年出产,不过四千余吨,然所需远超出此数。即以一九三八年而论,德国输入者即达一万四千吨,全欧洲轴心输入共三万三千吨,合日本输入之一万一千吨,共四万四千公吨。自给者仅十分之一,可见其缺乏处。

(12) 铅铅之出产,民主国占全世界总额百分之六十三,轴心国仅百分之十六,此外中立国占百分之二十一。

(13) 石油石油为现代机械化部队,空军及运输之主要燃料,对于战争,其重要实无以复加,故有”一滴煤油一滴血”之语。关于煤油,全世界产量以美国为首,年约一万万七千二百余吨,占全世界产额百分之六十二。苏联产二千七百万吨,占百分之十,居第二位。委内瑞拉产量与苏联相等居第三位。伊兰产一干万吨左右,占第四位。荷印产七百余万吨,占第五位。罗马尼亚比荷印稍低,占第六位,墨西哥不及七百万吨,居第七。伊拉克产四百余万,居第八。其余南美秘、阿、德里尼达(Trinidad,华侨呼于里连),皆在二百万吨以上;缅甸与波斯湾中之巴林岛(BahreinIs.)所产在百吨以上,此其主要分布之大略也。综计之,民主国所产,年可二万万二千六百余吨,占全球产额百分之八十,中立国产四千四百余吨,占百分之十六,而轴心国则合罗马尼亚所产,亦不过八百余万吨.占百分之三。其中日本年产不够四十万吨,余皆属于欧陆部分。但轴心国所需的煤油,却非常巨量。日本因为有巨大的舰队,需消费大量石油,年约五百五十万吨[8],能自给者仅百分之六。德国陆上机械部队及空军,需要亦巨,侵法之际每日即需七万吨,月需二百余万吨。即以全欧产量,三四个月即可用完,实难于久战。即使以前有所储蓄,终有不给之虞,此为轴心军用资源中最严重之间题,且影响至于战略及战争之结果也。

(14) 树胶在金属以外之军需品中,树胶也算是最重要的了,单是汽车运输,便需要巨量橡皮。全世界出产,百分之九十以上在南洋,其余印度锡兰中南美非洲亦有少量出产,综计民主国所产亦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其余皆在中立国,轴心国无生橡皮,惟有靠人工制造。

除以上重要军需原料以外,其余如羊毛、棉花、皮革为军士之服装所需者,轴心各国亦皆极其缺乏,主要产地皆在民主国家。至于粮食,对于战争,所关尤巨。德国及欧陆诸国,粮食原不自给,每年输入为数极巨。战争期间,尤虞不足。上次大战期间,德国因军粮不足,将战线扩充至乌克兰,以救军粮之急,后且以粮食问题,为国内革命之主因,召最后之失败。今次大战,历史固未必重演,而粮食问题之严重,则与上次同[9]。此次德军之侵苏,乌克兰之粮食仍为其目标之一也。可见粮食问题,实为轴心资源之大弱点,而不易解除者也。

据上所述,可见轴心国家资源缺乏之情形。资源不足,要求补充,不出二途:一则扩充战线,侵占新领土,一则由中立国取得之。前者殊受限制,且因此易生新敌,殊为危险;后者则须视其地理之地位,有无通海之陆,与海军之强弱而定。关于此数点,皆入于下节讨论之。

(三)地理地位与第二次世界大战

地理地位之影响及于战争者,至深且巨,语其大者,可分为军略及交通二方面,兹先论军略与地位。

(l)轴心国与民主国之军略地位之比较

此次大战,战场分布,包括欧亚非三大洲,规模之大,亘古未有。以形势言,二方面皆具备海军国与陆军国。成为海陆配合战,足资比较。英日为欧亚之海国。在亚洲方面,中国与苏联,皆受日本之包围,而欧洲方面,则德意为英国所包围。德、意、苏俄虽皆有海岸线及出口港,然以海军之弱,与海国较,实为悬殊,故实际上皆陆军国。故德国未敢攻英,我国亦望洋兴叹。至于欧洲之波罗的海及地中海,则为两方所共有,前者为英意所共,其出洋之门户,则一操于德,一操于英。然一出大洋,海权仍操之于英,此次以战事之重心言之,则主要战争在大陆,而二方皆有二线作战前后受敌之危险,情形又复相者。然而民主国之地理形势有胜于轴心者二。一则因其有广大之领土,分布于大陆中部及环印度洋沿岸,使东西轴心隔开,不能互相救济,而德意却遮不断英苏的军事联络。即我国现在军火的接济亦经由印度洋。今日之印度洋是民主国的内海和联络海。其次,是从欧亚距大西洋和太平洋彼岸看,则有民主国的美国加拿大及美国控制下的中南美,欧亚大陆整个受其包围,故日本背后有美国的海陆空军,可以攻击,英国背后亦有美国的海陆空军,但用以援助。如此看来,则以前所说的轴心所受的包围是真的包围,而民主国所受的包围便变成假包围了,所以民主国如有力量,可以从任何一方面攻击敌人,轴心国便没有此种便利了。另外有一点,亦与民主国有利的,便是因为领土分散的关系,军火制造皆在较安全的地方,可以不受空袭及战争的影响。反之,轴心国的军火工业则较集中,德国的重要工业区莱茵河区,易受破坏,若西线失利,尤为危险。

说到此处,我们对于苏联在世界大战中的战略地位,还可以作一些颇有地理意义的视察。这几十年来,英德地理学者,对于俄国的地位,都认为非常重要。在一九〇四年,英国地理学者马金特曾在皇家地理学会发表了一篇演说,题为”历史之地理枢纽”[10],他以俄国为中心把世界五洲,分为三层地带;一为枢纽地带(Pivot Area),即为苏联,Pivot Area 尤其是指南俄一带。二为环绕此枢纽地带之大陆边缘弧形地带,此地带亦为内弧形地带(InnerorMarginalCrescent),包括背陆临海之沿海国家,如德、土、印、中等国。三为最外或海岛弧形地带(OuterorInsularCrescent)如英国、南非、澳洲、日本、美国、加拿大等国,对欧亚非大陆采取包围形势。他认为俄国南部草原自古为游牧民族中心。此种民族,因天旱或食粮不足等关系,常向四周定居而人口甚密之边缘国家进攻,因其乘马作战,行动标疾,故所向无敌,成为边缘国之大患,且常灭故国,立新朝。此种事实,史不绝书,如第五、六世纪时匈奴王亚底拉(Artila)之西征,五胡之乱华,十三、四世纪时奥斯曼之西征,元朝之东西南征各役皆其著者,故谓南俄中亚为历史之枢纽,不为过词。至于海国,则以近世海洋交通便利之故沿海岸向边缘国进攻,先则掳港口以为据点,次则扩充至沿岸地带,终则吞并全部。边缘国家,间于此海陆二种压力之中,可谓为缓冲地带。历史可变,然此种地理形势固仍存在。南俄一带,现经苏联之经营,游牧民族已逐渐减少,定居民族增加。然铁道之建设与新式之交通,有代替昔日马匹之流动性之势,故苏联之地理地位,仍有支配世界历史之可能。设俄国强大,则边缘诸国皆将为其附庸,而海国亦无所施其技矣。

以上系马金特之看法,可谓高瞻远瞩,具有世界眼光。今日苏联在中亚交通建设,尚未达满意境界,恐未足以代替昔日马匹之流动性,然而其地位之优越,却无疑义。故在此次大战中,在德苏大战以前,轴心民主,皆聚精会神对于苏外交。苟苏联参加轴心国,则不独足以独霸欧亚大陆,贯通海洋,且可随时出击边缘诸国,更进而制胜海国,亦非难事。故苏俄之军略地位,优越无比。此即德国政治地理学家豪氏(K.Haushofer)所主张之联俄计划之所本,而为一般纳粹之所同情者也。德苏、日苏之互不侵犯条约,即此主张一部之实现。然苏联亦有独立之主张,不能坐视轴心之称霸,德国即不能以和平方法获得此计划之实现。于是不惜以武力求其实现,德苏之战遂起。今者空前大战,方展开于俄国西部,暴日亦野心勃勃,有觊觎西伯利亚东部之志,图东西夹攻以解决俄国。然民主国亦正以俄国之胜负,为大战胜负所关,正竭全力以赴援。胜负虽未决,然苏联之地位之重要,益为显著矣。

(2)地位与交通

交战国之资源之不足,有赖于外间之接济,而接济之可能,则有赖于交通路线之有无及能否维持而定。交通路线与地理地位关系最为密切。以上论战略地位所提及之民主国形势优点,亦可应用于交通方面。现在民主国彼此之交通及接济,仍可畅通。我国现在军火入口,皆由印度之仰光,前已言之。苏联对外通道,则尚有三路:一在西部经北海入阿干日尔,一为东部海参葳,一为自波斯湾经伊朗至高加索。前二路冬季有冻闭之期,而海参葳则除气候不良之影响外,并以地位关系,有为日海军封锁之虞。惟波斯湾最为妥善,故苏俄对外交通可以无阻。至于美国对于英国之接济,因二国海军之强大,虽受德国潜水艇之攻击,仍得以畅通无阻。自美国占领冰岛后,大西洋航运较前尤为安全。反之,轴心在欧洲方面,则几于全部受封锁。现在仅能由中立国如西葡土等国,得一部分接济。除此以外,唯一可利用之路线,仅为法属非洲。自法属西非,为赴中美南美之捷径(大西洋在此处因美非三洲之突出而形突狭)此处又为民主国海军势力稍弱之区,故轴心尚能自南美运入一部分物资。现民主国正一面图以经济方法,控制南美物资,一面严密注意法属非洲之情形。盖以此处不独可为轴心国通海之路,且民主国在北大西洋之交通,亦有受威胁之可能也。至于东亚之日本,英美现亦自经济上加以局部之封锁,且进而商订联防计划,以防其劫夺富有资源之南洋各地。日本欲破此种封锁亦不容易,今后困难,势将有增无已也。

(四)结论

观以上所论,可见民主国土地之大,人口之众,物资之富,地位之优越,地理之基础,确为雄厚,远非轴心所可及。对于长期战争,有胜利之把握。然战争要素,基于地理,而决于人力。土地虽大,须有战士,方能保卫;人口虽众须加训练,方能服役;资源虽富,须加制造,方成武器;地位虽优,须有智士,方能利用。轴心国虽地理基础不及民主,而独能依量利用,充分发挥其潜势力,以制机先,其所运用之战略,亦无不由其对于地理条件深思熟虑之结果。因其资源不足,故主速战速决。因民主国土地辽广,故主歼灭战。至其对于战争之准备,组织之严密,指挥之统一,亦非民主国所可及。故至今轴心仍处于战争主动地位,攻势未减。此皆民主国所应学之教训。今后应如何以人力配合其天然之优点,利用其伟大之潜力,以克敌制胜,是在民主诸国自为之耳。

[1] 此文章成于1941年9月苏联参战以后,一切材料及论断,皆以截至此时以前情形为根据。

[2] 鲁屯道夫著,张君劢译,全民族战争论,中国国民经济研究所二十六年二月出版,页三。

[3] 国际统计年鉴,一九三七年至一九三八年,第二表,土地与人口,一九三六年二月三十一日的估计一行。以后所引土地与人口数字皆以此为根据

[4] 见《地理导报》第四十一年,第二十一,第二十二卷,一九四〇年德国哥他出版。

[5] 以上数字,皆据一九三六年估计,未将大战起后芬波罗诸国之受苏联占领者分开。若加以分开则民主国之数字应增大,而轴心国之数字应减少。

[6] 关于原料出产之统计,除铬、钨、钼、钒、锑、锡、镍七种,系采自美国内政部矿务局出版之一九四〇年矿产年鉴先印本所载一九三八年产额外,余皆采自一九三七年至三八年过联统计年鉴一九三七年数字,至一九三八年以后,则因战争关系,各国统计,多残缺矣。

[7] 1公吨=1吨,下同。

[8] 关于石油消费方面,根据大公报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社评“世界的煤油问题”。

[9] 据本年十月七日中央日报社评“美裁制纳粹的新武器”一文,欧洲各国从西半球买进的食物年平均价值二十五万美元。日本每年亦自南洋输入巨额米粮。

[10] H.J.Machinder.TheGeographicalPivotofHisory,地理杂志,皇家地理学会出版,第二十三卷,第四期,一九〇四年四月。

Copyright 2011 中国地理学会林超地理博物馆版权所有,网站由中国地理学会环境遥感分会、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维护、 CODATA发展中国家科学数据保护与共享任务组技术支持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80539号-5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08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甲11号 邮编:100101 Email:geomuseum@irsa.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