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物馆政策 | 贡献者展厅 | 展出活动 | 研究报告与简报 | 馆藏统计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更新日期: 2013.06.22

五星红旗在南极洲升起

张青松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北京 100101 (2013.06.22)

( 1 ) ( 2 )

3. 1985年2月20日五星红旗在中国南极长城站隆重升起

兴建自己的南极考察站是中国多年的梦想。 1977年5月,国家海洋局提出“进军三大洋,登上南极洲”的口号,1978年10月国务院批准了海洋局“关于开展南极考察”的请示报告。中国为建设南极考察站的目标就已经提出了。1980年1月派董兆乾和笔者赴澳大利亚凯西站考察,1980-1982年派笔者到戴维斯站越冬,后来1982年1-3月派郭琨等赴阿根廷、智利考察,同年11月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武衡主任亲自率团访问澳大利亚、新西兰,都是为了解情况,学习经验,为建站作准备。1983年5月中国正式加入“国际南极条约”和“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但由于没有自己国家的考察站和长期研究计划,不能成为这两个组织的协商成员国,因此,也就没有对南极事务的表决权。1984年2月7日,孙鸿烈等32名获奖科学家提出《向南极进军-致党中央国务院书》,建议书中提出:组建南极考察队,建立常年考察站,建立相应的科学研究机构。1982年,笔者向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提交报告,提出在南极建设中国科学考察站选址的建议,特别提出,第一个中国南极科学考察站建站南极半岛。1984年1月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副主任罗钰如率团对南极半岛附近海域进行了考察,在南极半岛或南设得兰群岛建站的设想得到共识。


1984年10月,中国首次国家南极考察队在北京体育学院成立。全队来自全国各地的54名队员分成后勤、房屋、机械、科考、通讯、气象、测绘等8个班,进行为期两周的半军事化集训。笔者作为副队长,身体力行,满腔热情,投入训练和各项行前准备。离开北京前,万里副总理和胡启立同志的指示更坚定了全队的信心,表示要团结一致,努力奋斗,克服一切困难,一定把长城站建起来,让五星红旗在南极洲升起来。

那一年我父亲88岁,母亲86岁,在我去上海集合之前,向领导请1-2天假,想回常州探视父母,未被批准,领导让我带队从北京乘车直接去上海。11月24日,完成建站物资和器材装船任务,全队休息2天。我又提出请假1天,回常州向年迈父母道别,队长可能怕我途中出意外,再次不准。在船启航离开上海港的时候,我向着常州方向,向心中无比挂牵的父母告别,希望他们二老一定要保重,等我回来,并立下誓言,一定不辜负二老多年的养育之恩,待我从南极归来之日,一定是二老为我感到骄傲之时。1984年12月26日清晨,中国南极考察编队两艘巨轮经过一个月的航程,跨越太平洋,穿过德雷克海峡,驶抵乔治王岛。12月27日,停泊在乔治王岛民防湾的向阳红10号船收到中国科学院贺电,电报全文如下:

张青松同志并转中国南极考察船队:

喜悉我南极考察船队乘风破浪,胜利抵达南极洲。在漫长的远征途中,你们战胜了种种困难,出色地完成了阶段任务。为此,中国科学院向你们表示热烈的祝贺和亲切的慰问!

南极条件十分艰苦,建站考察等任务更加艰巨。望你们继续发扬勇攀高峰的精神,再接再励,圆满地完成祖国人民的重托,为振兴中华出力,为民族争光。

顺祝身体健康、愉快。

中国科学院

1984年12月27日

图33:1984年12月中旬,五星红旗伴随中国首次国家南极考察编队穿越太平洋赤道,向南极半岛进发。中国首次南极科学考察队队长郭琨(中)、副队长董兆乾(右)和副队长张青松(左)在甲板上合影。(张青松提供)

1984年12月26-28日,全队展开了南极长城站选址的最后论证。经过踏勘、讨论和报请武衡主任批准,1984年12月29日确定了长城站站址。当天晚上,天气晴朗,考察队聚餐,一则慰劳大家,二则提前迎接新年。南极地区天气变化无常,必须抓住机遇苦干。于是我再三请求,组织突击登陆,为第二天的行动做准备。12月29日晚,本人接受编队总指挥陈德鸿之命,率18位考察队员,登陆乔治王岛建营地,建起了5个大帐篷和17个尼龙帐篷构成的“中国南极村” ,五星红旗插在了中国南极长城站选址地。12月30日下午,全体队员登陆乔治王岛东海岸。1984年12月31日上午10时,考察队全体队员和编队领导、J121船指挥员、向阳红10号船领导一起,在“中国南极村”广场举行隆重的长城站奠基仪式,一场紧张的中国南极站建站战役打响了。

图34:1984年12月29日晚作者率18名考察队员登陆搭建帐篷-中国南极村,并把五星红旗插在选定的中国南极站址处。12月30日,考察队全体队员登陆(作者摄于1984年12月30日)
图35:1984年12月31日上午,长城站奠基仪式即将举行,装备班陈永福(左)、董利等准备在推土机上放鞭炮(张青松摄)。
图36:1984年12月31日上午,长城站举行奠基仪式后,张青松(左)和郭琨(中)董兆乾(右)合影
图37:1985年1月中旬清晨,在建的长城站经历了一场暴风雪,张青松在工作房中思考着工作的安排和计划实施。

把数百吨建站物资、车辆和器材从向阳红10号船运送到乔治王岛“中国南极村”。在这个过程中,主要靠“长城1”、“长城2”两艘运输挺,修建临时码头是头等大事,因为,建成码头,把物资运到岸上,按期建成长城站就有九成把握。第一周,调集J121船的精兵强将,突击建码头。建了三次才建好,前二次都是受大风巨浪破坏,建成了,又冲坏了。在一次暴风雨的风浪中,我被重重地摔倒在水泥墩上,我要着牙,在同事的搀扶下,到J121船医务室作检查,结果显示两根肋骨封闭性骨折,不得不回到向阳红10号船静养。虽然是在养伤,心里的牵挂却使我安静不下来。这边牵挂货是否都运下来了,能否按计划建站等等;那边牵挂80多岁的老父、老母,是否能够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季、是否可以在易发病的春季躲过这一劫。

4天以后,物资全部到站,向阳红10号船将离开乔治王岛开展大洋调查,我便再次登岸加入到建站和科考的行列。中国首次国家南极考察队在J121海军指战员和向阳红10号船员的支援下,经过50天的日夜奋战,终于建成了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长城站。

1985年2月18日,以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武衡主任为团长一行19人的中国国家代表团抵达南极长城站,中国代表团的到来,也带来了考察队员们的家书,考察队员们个个喜气洋洋,建站的疲劳、辛苦和思念亲人的情绪全部都被祖国代表团的到来和建站的胜利一扫而光。

图38:1985年2月上旬,张青松(左1)乘坐从苏联别林斯高晋站借用的水陆两用车在中国南极长城站周围考察 (张青松提供)
图39:刚刚建好的中国南极长城站气象站(近景是雷达接收天线)(张青松摄于1985年2月上旬)
图40:1985年2月20日中国首次南极科考队全体队员、国内外来宾到长城站参加中国南极长城站落成典礼仪式,该照片是典礼仪式前的场面(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提供)
图41:1985年2月20日中国南极长城站落成典礼,来自巴西、智利、澳大利亚等国家南极站科学家出席了落成典礼(张青松提供)

1985年2月20日长城站举行落成典礼。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主任武衡宣读了国务院的贺电,并为南极站的建成剪裁。武衡主任宣读了国家南极委员会任命:

中国南极长城站 首任站长:郭琨, 副站长:董兆乾、张青松。

中国驻智利、阿根廷大使等专程前来祝贺。长城站附近的苏联、智利、阿根廷、巴西、波兰、乌拉圭南极科学考察站的站长也到场庆贺,主楼上悬挂苏联、智利、阿根廷、巴西、波兰、乌拉圭等国国旗,在南极长城站前广场上矗立着旗杆,五星红旗在这一时刻在这杆旗杆上隆重升起、高高飘扬!

图42:1985年2月20日,中国南极科学考察委员会主任武衡为中国南极长城站落成剪裁(张青松摄)
图43:1985年2月20日首次南极考察队长城站落成典礼,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中国南极长城站(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提供)
图44: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中国南极长城站(张青松摄,1985年2月20日)
图45:首次中国南极考察队全体队员在中国南极长城站落成典礼大会上(张青松摄,1985年2月20日)
图46:1985年2月20日,长城站举行落成典礼后,张青松(中)与科考队员合影留念(张青松提供)
图47:1985年2月20日,长城站举行落成典礼后,张青松(左)和房屋班队员合影留念(张青松提供)
图48:张青松和并肩战斗的海军军官在新建成的长城站主楼前合影(张青松提供)
图49:1985年2月20日,张青松(右2)和并肩战斗了50天的海军军官与长城站道别(张青松提供)。

2月21日上午,以武衡主任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乘机回国,同机返回的还有拟首次长城站越冬考察队员,他们是:颜其德、卞林根、国晓港、孙福臣、刘书燕等五人。

2月28日清晨7时30分,全体队员撤离南极长城站,大家与留守的五名队员(吕培顶、叶金龙、李辰、贺冀川、薛正夫,他们待颜其德等五位越冬队员返回后再撤离)挥泪告别。上午9时40分,“向阳红10号”科学考察船起锚,向着祖国的方向返航。经过一个多月的海上航行,1985年4月10日,“向阳红10号”靠近上海港。终于到家了!

每一位考察队员都在兴致勃勃地准备回家团聚的日子。准备下船了,郭琨队长走到我的身边,把一封电报塞到我的手中,没有说一句话,走开了。我忐忑不安地打开,几行字的噩耗:父亲、母亲在3月份先后辞世...!

后记:

二十多年过去了,南极长城站那面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就如一颗生命深深地扎根在我的心中、犹如一丝幽灵附着在我的血液里,忘不掉,也挥不去。那是一面我魂牵梦绕的旗,那是一面凝聚了我们首次南极科考队全体队员的心血和才智的旗,那是一面载着家父奄奄一息时的殷切期盼、慈母望眼欲穿般的苦苦等待中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

我能够亲手将五星红旗在遥远的南极洲升起,我却没有能够给至亲的二老做最后的送终,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啊 ...!!

 

致谢:

本文撰写过程中,多次得到刘闯研究员的帮助,谨此深表谢忱,她在林超地理博物馆建设过程中的奉献和敬业精神令我感动。

 

主要参考文献 :

  1. 张青松,1981,南极考察记,知识出版社,1-121.
  2. 方辉盛,陈祖甲,文有仁(主编),1985,科技新闻佳作选,南极考察散记(作者:张青松、董兆乾,转载于《工人日报》4月23、24、29日),新华出版社,419-426.
  3. 洛夫林,普雷斯科特著(董兆乾、张青松、严其德译),1987,最后的大陆-南极洲,科学出版社, 1-230。
  4. 张青松,1987,南极考察与探索,科学出版社,1-204。
  5. ZUO Dakang (ed.), 1990, Progress in Geographical Research. Science Press,Beijing, 130-136.
  6. 武衡, 1992,科技战线五十年(第28章,南极考察),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543-575.
  7. 张青松,于 玨,1993,南极洲自然地理,商务印书馆,北京,1-301.
  8. 《当代中国》编辑部(武衡主编),1994,当代中国的南极考察事业,当代中国出版社, 548.

(1) (2)

Copyright 2011-2013 中国地理学会林超地理博物馆版权所有,网站由中国地理学会环境遥感分会、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维护、 CODATA发展中国家任务组技术支持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80539号-5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08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甲11号 邮编:100101 Email:geomuseum@irsa.ac.cn